34明星访谈
文章导航
 

四演周伯通 专业老顽童

秦煌夫妻分居10年拒离婚

     演艺界有些纪录不易打破,比如“绿叶”秦煌,他演过4次老顽童周伯通,两版《射雕英雄传》、两版《神雕侠侣》。现实中的秦煌也是老顽童,3年前醉酒坠海不死,捡回老命的教训是:“不是不喝,每天喝一杯。”秦煌家在深圳,每天内地香港来回跑,一个人住,当年娶了个播音红星莫佩文,原来已分居10多年,但又没离婚,寡佬漂流记,是另一种逍遥?

     酒醉坠海险死
    “好奇妙,既然喝醉了,思想应该很模糊,眼前一黑那一剎那,竟然有‘咦,这样就玩完?’的想法。”
    一个肥佬失足掉下海,是一件多么喜剧化又兴奋的新闻,3年前这件事是秦煌演艺生涯中最大的一则新闻,酒后驾车危险,酒后搭渡轮也不安全。
    “当时喝酒不算多,可能红酒混啤酒,所以出事。”事发地点是长洲码头,他和朋友喝完酒准备上船回香港岛。“买单后,走去500米远的码头,一路都没事,进了码头入闸就出事了,完全忘记发生什么事。”他失足掉进海里,幸亏被救回来送去长洲医院,再由直升机转送香港东区医院深切治疗部,他完全不记得这段记忆。
    “好奇妙,既然喝醉了,思想应该很模糊,眼前一黑那一剎那,竟然有‘咦,这样就玩完?’的想法,然后心想:‘算啦,无所谓啦。’之后只觉得凉爽,可能掉下水里,很舒服。我年轻时在佳视已和白彪学潜水、打鱼,有20多年的经验,掉下水也没害怕,听朋友说,我一掉下水,就有9个水手跳下来救我。”
    没有溺水,也没有被船撞到,算是不幸中的大幸,而且康复进度奇快,第二天就可以拔掉管子,在普通病房躺了几天,秦煌就出院了。死里逃生,应该是个教训,但老顽童秦煌一直都是豁达的人。“如果我有看不开的事情还好,否则就不会那么肥了。”
    酒不是万恶之物,肥胖也不是罪,他的心境轻松。秦煌是不是一直都这么肥?“我1983年演《射雕》时127斤,现在254斤,最高峰272斤。”20多年来体重双倍增长,是因为在无线安定,收工后吃宵夜、打边炉、喝酒是第一嗜好。“最喜欢吃鱼虾蟹,一帮人喝啤酒,好奇怪,全身检查十几项,胆固醇、血脂、血糖都没超标,没有糖尿病,只是血压高、有尿酸,需要吃药。”
    坠海事件后有没有戒酒?“现在每天喝一杯红酒(250毫升),用来降低胆固醇。当然,一帮朋友吃饭,又怎么能忍得住不喝酒?”


      分居无关外遇
    “子女都大了,年近40岁,孙子也有一个了。我们没有正式签字离婚,年纪大了,不需要这些。”
    说起朋友,最熟的是同样嗜杯中物的罗乐林、李家声,出事时送秦煌入院的是李家声,接他出院的也是李家声,太太哪里去了?
    “其实我们分开了十几年,她有来看我。”太太当时仍代他向记者回答问题,但没透露已分居,是因为想保密。
    胡美仪和秦煌传过绯闻,他说对方是无辜的。“当年她和男友分了手,好无助,我们一帮朋友吃饭,她总是坐在我旁边,外人觉得我们有猫腻,其实没有,太太也有问我,我没有回答她,但分手不是这个原因,我不想讲这些。”
    太太莫佩文是香港商台的播音红人,也是《劲草娇花》的原唱者,两人在一个婚礼上认识,男的是伴郎,女的是伴娘,由一桩喜事带来另一桩喜事。秦煌算是早婚,27岁入娱乐圈,23岁已经结婚。说起来,他1975年加入佳视,是太太的缘故,她是商台的人,当时佳视请了不少商台的人当编剧,顺带介绍秦煌兼职拍剧。


    临时演老顽童
    “老顽童原本由前辈钟朴叔演,第一场戏在大海骑鲨鱼,但他不会游泳,又有心脏病,监制临时急忙找我顶替。”
    那时秦煌在工地当管工,原名梁日成,父亲在九龙城衙前围道开刀铺“梁全利刀剪”,是老字号,他不想继承父业,怕闷,但在建筑公司做了一年多其实也很闷。“最闷的是爬楼梯,爬20多层楼上去看地盘,建好22楼,再建23楼,天天这样重复。”
    朋友介绍秦煌去佳视赚钱,他的样子戆直有喜剧感,专演小角色,然后就发现演戏才是他真正的兴趣。1976年开拍长剧《射雕英雄传》,原本秦煌只是演一个蒙古小兵,负责看守郭靖。“老顽童原本由前辈钟朴叔演,第一场戏在大海骑鲨鱼,但他不会游泳,又有心脏病,监制临时急忙找我顶替,第一天就是骑鲨鱼,我在8米高的船顶跳下海。”从那之后,秦煌才正式转做演员。
    佳视倒闭时,秦煌加入失业大军,也参加过游行******,但倒闭对他没多大的影响,因为当时他已在拍大导演李翰祥的电影。“我在佳视拍过一部时装剧,满脸胡须,李翰祥看中了,找我拍《军阀趣史》,是笑片。最初他想拍4个军阀,后来集中拍我,成了男主角,这部戏现在也有出DVD。”女主角呢,是艳星胡锦、邵音音,惠英红做他的妾侍。“有一场性感戏,邵音音和我在床上亲热,我没有感觉,只顾着演戏,镜头外好大胆,有露两点,当时好多旁观者,灯桥板上面也有好多人在偷看。”


    见翁美玲哭泣
    “看见她坐在石阶上伤感地流眼泪,我不好意思去问她,没想到过了两天就出事了。”
    秦煌在邵氏拍了20多部电影,李翰祥颇信任他,秦煌也是导演替他改的艺名。李翰祥爱威风,“秦煌”取自秦始皇,却又笑他作“无始(耻)之徒”。
    李翰祥到内地拍《火龙》时,问秦煌要不要跟他北上,兼做副导演,但秦煌放不下家庭,拒绝了。“老婆还年轻要看着点,当时我在无线月入已有1万元,他(李翰祥)付不起这个价钱。现在回想起来,在艺术生命上,当时的决定可能是错的。”
    影视行业蓬勃,机会多得是,麦当雄找他入丽的(亚视前身)拍《天龙诀》,还没拍完无线就又请他过档。他还自导自演过低成本电影《出土奇兵》,合演的有廖启智、冯淬帆。“拍完没亏没赚,成本100万,票房100多万,辛苦完却没回报,不如做回幕前。”
    无线1983年拍《射雕英雄传》,王天林看过他在佳视的演出,要他再演老顽童周伯通,在《神雕侠侣》中他再继续演老顽童,就这样合共演了230集周伯通,这在香港和内地都被视作经典。今年浙江卫视请他和黄日华、苗侨伟、谢贤等9个演员聚旧,做了个1983版《射雕》特辑,最遗憾的当然是没有翁美玲。“她好聪明、好乖,我们像大哥小妹,我在马来西亚云顶登台,她来探我。有一天我和她开工时,看见她坐在石阶上伤感地流眼泪,我不好意思去问她,没想到过了两天就出事了。”


       长期定居深圳
    “我住罗湖区,已住了11年。在内地住,同样的花费,享受更好一点,环境开阔很多,好清静。”
    其实秦煌现在已是半个内地人,10年前他在深圳花80万买了个100多平方米的房子,香港深圳24小时通关后,他天天过关开工。他在西贡大澳门虽然也有房子,但已很少回去睡。“我住罗湖区,已住了11年。在内地住,同样的花费,享受更好一点,环境开阔很多,好清静。”他独居,请了个佣人,在无线半夜三四点收工也要过关回家,只需1小时,80万买的房子最近已升到300万,投资没错。

 

做生意大亏本

    街坊经过香港九龙城衙前围道的“梁全利刀剪”,仍有机会见到秦煌看铺子。他的父亲多年前已过世,秦煌又不喜欢做生意,他把铺子交给二女儿打理,偶尔帮忙。
    20年前他尝试搞时装批发生意,也是让她打理。“内地刚开放,带些时装货到深圳卖,生意很好,200元卖700元,3个月就赚了100万。尝到了甜头就越做越大,东莞和北京都有加盟商店,以为很容易做,谁知道设计10款衣服出来,只有1款能卖。最亏本的是花很多时间,这边刚下班,就要拎着两袋衣服过去那边,像工人一样。最惨的一次存了100多万的货在深圳,下大雨货仓浸水,衣服尽毁,还要赔钱给人,左借右借才搞定,做了三四年就没做了。”
    老顽童做生意,到最后还是亏本,始终演戏才适合他。

授权刊登,转载必究。

版权声明:本网尊重知识产权,任何单位、组织或个人转载本网站所发布的内容时必须注明作者信息及出处,且未经许可不得用于任何商业行为。关于版权问题,本网保留依法 追究转载者法律责任的权利。特此声明。
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承办:六安广播电视报社
六安广播电视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、建立镜像
投稿电话:0564-3284422 投稿邮箱:news@lunews.gov.cn 经营许可证编号:皖ICP备06002640号
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